Profile Photo
感君一回顾,思君朝与暮。
  1. UAPP
  2. 私信
  3. 提问
  4. 归档
  5. RSS

本透明思索了一下还是删了些古早的黑历史还有些哗众取宠的东西。


但除非想认真修改,不然我一个字也不会动 非人间 和 世界上所有的夜晚 。

预警:大学背景,极速短打。

内含孙肖、卢刘、乐昊,但只有孙肖有姓名(x)
卢刘和乐昊隐晦得像没有一样(其实孙肖也隐晦)

所以这可能是七期三傻友情向(〃ノωノ)

一定慎入。



前一晚熬夜打荣耀打到凌晨,孙翔在迟到的边缘从后门冲进教室,动作利索地趴下补眠时台上的年轻老师刚好打开PPT。

等孙翔再抬头时,教室里已经变得怪暗的,空荡荡的屋子里只剩下他和讲台上正收拾讲义的老师。急匆匆地把已经掉了封皮的教材塞进包里,路过讲台时,看到老师低垂着头,细框眼镜正好卡在鼻梁上,面孔清冷,孙翔鬼使神差地说了一声老师再见。

老师闻言惊讶地抬头看了他一眼,点点头,露出了一个笑容。

这时看上去还挺温和的。...

是一个残忍但美丽的故事。


To Be, or not To Be?


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是无可选择的。


安岩有时会去拜访教堂。

穹顶的圣光散落,教徒闭眼轻声吟唱,而他独自坐在最后一排长凳,目光涣散,表情空白。安岩听不懂那些虔诚的祈祷,他常常是早早地坐到那里,不时搓着冻得发僵的手,然后等到天色暗了,再离开。

壁画上的神明姿态丰满面容慈祥,眼眸低垂,温和地审视,不言不语。

神爱世人。


安岩闭上眼。空气中的灰尘散落,他细密的睫毛轻轻颤抖,像是难以承...

全职高手,王杰希×肖时钦,清水无差。


世邀赛背景。


>>> 


00

王杰希有时候会觉得,肖时钦这个男人,真的特别可怕。


或许是视频电话刚打开,他们才刚随意聊聊日常的琐碎事情,也就这几句话的功夫,就被对面的人发现自己又和队员生过气;也有过对方千里迢迢赶来,他前一晚上忙到凌晨两三点才睡早晨挣扎着起来跑到机场接人,见面还没来得及把酝酿很久的情话说出口,就被劈头问了一句最近是不是又没好好休息;还有就是一场比赛结束后,他明明确信自己真的面无表情...

唯爱与梦想不可辜负♡



有种梦爱会超过书谣成为白魏第一甜的预感(ง •̀_•́)ง

#山花cp#  
这是一条我关于山花的树洞。

2018.2.17

有时候在手机上看到他的照片,一瞬间会有心动的感觉,想到他经历过的事情,下一秒又会眼睛酸酸的。

大概是真的爱他。

——————————
2018.4.15

突然真情实感地做个白日梦。

想看山花一起合唱鹿先森乐队的你说你喜欢海却不喜欢山,两个干净的少年,深情的声音,最好舞台打着暗蓝色的光,只有简单的吉他和鼓点伴奏。他们从暗处走出来,然后一点一点走到光里,轮廓都温柔。
最最好山老师一直在往花的方向瞅,唱完那句“你说你喜欢海,却不喜欢山”,突然就把花巴拉过来,问他:啊,你说你不喜欢山?

然后确认过眼神...

愿你温暖如初,深情不被辜负。


我写文没啥灵气,开心的时候写的糟糕,难过的时候写的最好。

而且总是在晚上,尤其是深夜。写东西本来就是需要一个人静静去做的事,但人其实很难做到自己一个人,而在夜晚,我有可能勉强摆脱白日里各种各样的无法避免的应酬。因为这个时候,我只要面对我自己就足够了。

仔细想想的话,在写我最满意的两篇文的时候,不管是心情还是整个人的状态其实都很糟糕。谁都想写出来能让自己感动的东西,可我也真的没办法骗自己说,我真的好难过好难过,让我写点好东西吧。

有时候会觉得自己越来越哗众取宠,这倒是确实让我很难过。

最开始写文的时候,我就不满足于我的cp,他们的感情仅仅止步于爱情。但是我的人生阅历和文字功底都很差,...

故事还在持续的摸索中,01在这里


02


醒来的时候空荡荡的房间里只有安岩一个人,他摸摸眼角,似乎摸到了一丝湿意。

但他没有哭。

安岩起身、下床,赤脚踩在地毯上,柔软的绒毛抵着脚掌,有点痒。他光脚走去洗漱,镜子里那张脸苍白又憔悴。


安岩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对面那个人也呆愣愣地看着他,他仔细的打量,视线顺着刘海滑到眼角,再到身上那件价格不菲的睡衣,扣子没系好的下摆,露出的皮肤上有着黑色的繁复花纹。他忽然觉得身上的重量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镜子上一点水痕都没有,明亮的刺眼,安岩慌乱地移开目光。

有什么东西变了,但安岩明明记得,最初...

冬天到了,适合恋爱的季节还会远吗?


预警:一个写得走形的荼岩



安岩最近有些苦恼。

他觉得最近协会里某些关于他和他搭档的言论怕是有点问题。


2020年的最后一天燕坪下了一整天雪,协会里留守的几个三岁小孩在古玩城里堆了一整天雪人。安岩就是在这一天踏着新雪面不改色地经过一众奇形怪状的狮身人面像、观音菩萨甚至还有一个走形的中指,进屋交报告的。

瑞秋早些时候请假去探班男朋友,屋子里只有张天师坐在沙发上,眯着眼,手里端着他心爱的茶杯。漏出的白气倒真是衬得老头有种仙风道骨的...

1 / 8